笑话大全

奔驰宝马棋牌游戏 > 笑话大全 > 爆笑网文 >

慈文传媒]改编屡屡折戟还买网文IP吗?

  高光时刻发生在2018年之前,《花千骨》《楚乔传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多部网文IP改编剧,在不同时期引爆影视市场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买买买!资本疯狂涌入,掠夺各类IP,互联网时代累积近二十年的网络文学在影视界迎来井喷式“释放”,2018年网文IP改编剧占据市场剧目的大壁江山。

  在“IP热”发酵最鼎盛的那段时间里,在IP开发运营上有着丰富经验的侯小强,此前接受骨朵采访时就表示,在IP购买决策上,2017年不会花费超过一周的时间,后来时间被压缩得更短,“不过夜的,IP决策委员会一般会当天做决定,快速做决定”。

  就在网文IP被资本追逐,获得“众星捧月”般的显赫地位时,2018年下半年,问题接踵而来。制作粗糙、改编过度、IP滥用,网文IP改编剧乱象频出,不少大IP改编剧在万众期待中上线,又在万众吐槽中潦草收场,大量资本没能获得预期效益。

  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影视公司为此前疯狂购买IP的非理性行为买单,陷入IP囤积的尴尬困境中。那些或无力开发、或过时陈旧的IP成为公司“鸡肋”资产,购买成本高,在版权期内不进行后续开发,意味着购买IP的资金“付诸东流”,而选择开发IP这条路径,则面临IP开发难度大,内容不具当下性,缺乏市场竞争力等问题。

  一时间问题频出,“唱衰IP”的声音甚嚣尘上。甚至在业界出现一个怪现象,很少有圈内人愿意主动用及IP这个词汇了。

  “不是说IP不是好词,而是它被用烂了,不想再提了”,环玥对骨朵说道。环玥任职的大音睿客文化传媒,主营作家经纪,其中也涉及到IP作品的运营,她近来能明显感受到,业内人士对于IP的态度更加谨慎了,“不会像以前那样盲目,听说有名就开始报价。”

  “现在很少有人买IP了”,在影视公司从业多年的李娜(化名)对骨朵直言。IP运营产业发展到现在,阅读平台会定期向影视公司推荐IP汇总,拥有大量IP内容储备的平台甚至每月都会有IP推荐,而李娜(化名)所在的影视公司,虽然对于这些IP汇总片单持续保持着关注,但最终做出购买决定的还是寥寥无几。

  从几年前的数万元到目前的数千万元,这是李娜(化名)作为业内人士,近年来对于网文IP市场最为直观的感受。而她的感受亦是让外界困惑的地方:那些定价不菲的数字,到底从何得来?

  “IP价格的界定其实是带有主观性、非理性的感受过程。所以我们需要用数据对IP进行客观的、理性的判断。”IP运营方,博易创为董事长宋海龙对骨朵表示,用户的反馈和需求是目前市场判断IP价值的唯一指标,而这需要数据来将指标具象化。即“数据是评价IP价值的唯一指标”,涵盖阅读数、订阅数、讨论量等多维度内容。

  尽管经过一番详细解释,但事实上,网文IP的价值估值系统,还是难以进行定量、定性。例如一部小说拥有300万粉丝,将作品IP改编为影视剧,有多少粉丝可转化为有效观众?对于影视观众而言,这些真的是吸引人的故事吗?答案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,而这些不确定因素间接导致网文IP价格极易注水。

  对于“IP价格虚高”的言论,环玥有不同看法,“其实IP的价值不是只有知名度上的考虑。”在她看来,目前外界对于IP价值的理解存在误区,并没有全方位考虑及测算IP的价值。所谓的“虚高”现象,是指那些没有影视开发价值,数据造假而来的伪IP作品,扰乱了市场,“对于真正的好内容来说,目前的价格就是合理的。”一个好的网文IP,的确就拥有撬开市场的能力。

  与博易创为运营IP版权不同,环玥所在的大音睿客文化传媒,主营作家经纪,IP作品影视化仅是其中一环。近期热映的电视剧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原著作者丁墨,就是其旗下签约作家,“这些成熟作家的作品,也就是IP价格,是由其上一个作品的价格来决定的。”他们已经有成功影视化过的作品,相对拥有一个确切的可参考指标,“一般情况下,他下一部作品价格不会低于上一部作品。”环玥表示,而对于那些作品还没有影视化过的作家,“初始价格由买方来决定,买方愿意出多少,我们觉得合适,就成交。”

  那么作为买方呢?“如果网文IP能在推广上让影视作品更有效率,覆盖到更广的人群,节省编剧创作周期、影视制作周期,帮助公司更快的创作出有品质的作品,那公司就愿意买单。在这三个维度上,公司省下多少资金,都会愿意投入到IP的价格上。”壹加传媒副总裁兼内容运营官胡漾对骨朵表示。他所在的壹加传媒,是一家深耕影视内容的制作公司,此前曾成功制作网剧《快把我哥带走》。

  这样看来,在买卖市场中,IP价格就是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的商业过程,价格高低的界定由产品的稀缺性而定,目前市场的问题是,“证明IP稀缺性的关键数据,不令人信服,市场无法判断IP价值合不合理。”

  这是环玥在访谈中反复强调的观点。在她看来,目前导致业内人士对于网文IP丧失信心的,除去前两年影视公司非理性购买IP,过度囤积IP陷入尴尬困境的因素之外,更多是因为多部男频IP改编剧成绩不及预期导致的。

  “这其实不是市场的问题,而是一个大趋势。这些现象影响业内人士对于IP趋向性的选择,但对于真正符合市场的,例如女性向IP作品,其实没有太大影响。”她透露,那些多部作品经过市场反复检验的作家,在创作作品之初,如今还是会有大量影视公司蜂拥而至,前来竞价。

  “外界所指的唱衰,其实是针对此前过于美化IP作用的现象而言的。”胡漾表示。这是此前市场对于IP价值认识存在误解,其实要做好一个影视产品,需要多方元素加持。“它更像一个木桶,需要好的演技、制作、导演、档期、推广,不能有任何一个短板,要不然水进去全部漏光了。”而作为源头的IP,仅是整个制作工业其中的一环。

  在他看来,目前摆在影视公司眼前最直接的难题,不是IP价格“虚高”,而是IP市场乱象频生,网文作品“刷单”、“刷数据”现象严重,网文IP鱼目混珠,导致影视方不知道该如何筛选出真正的优质IP内容。

  一方面,IP运营方积压大量IP内容,企图抛售清仓,而另一方面影视公司在疯狂补货,寻找新类型作品,“双方不在一个沟通频道上。”

  这样的现象导致两种结果,一方面IP价格虚高,有价无市;而另一方面,很多好IP被贱卖,甚至卖不出去。由于阅读平台方与影视方两方对于影视改编内容理解不同,IP供求两端“沟通不畅”,“更多好作品无法形成价值,无法形成有效交易。”

  如今,胡漾依旧会定期收到很多IP运营方推荐的订单和目录,“很多东西都是过于套路化的,明显是针对已经播出过的作品进行模仿,模式化现象非常严重。”作为影视方,他能明显察觉到观众在消费过过往题材后,阅读审美已经有所提高,而很多网文作品还徘徊在老套路里。

  “与其说是在唱衰,还不如说整个行业在反思”,胡漾表示。

  导致IP市场如今陷入尴尬境地的,“是IP发展到现在不充分的现象所造成的。”胡漾此处提及的IP发展不充分,并非指某一个单一环节,而是涵盖了IP创作,IP买卖,IP开发等全产业链在内的多维度问题。

  例如在网文IP源头上,胡漾调查过用户发展变化,用户需求及视频平台需求,“过去很多IP是在网文平台上产生,网文平台会依据以往经验,以男频、女频、热血等维度对内容进行分类,而影视内容的改编,以及面对的用户群体更多元,现在的影视用户对于新历史、科幻、治愈系、职场、行业等题材的内容感兴趣。”而这些内容,在阅读平台上显然还处于空白。

  影视公司期望网文市场出现更多影视市场稀缺,具有创新性以及影视开发价值的作品,而网文平台方面遇到的难题是,“需要照顾传统阅读用户(流量),如果网文作品按照影视需求创作,可能作品点击量会下降。”当然,这不排除在未来,影视需求方倒逼网文平台方在内容分类、元素上进行多元探索及经营。

  而在IP买卖上,如何让能够判断IP价值的数据更公平、公正、透明的呈现,是需要业界共同攻克的难题,这需要影视方通过更多维度对于网文IP的开发价值进行判断。

  除此之外,业界更需要意识到的是,所谓购买只是IP运作、运营的一种方式,它不是唯一的方式。胡漾表示,目前业界已经有越来越多从业者开始采用IP联营,IP共同开发,IP多文本写作的方式,来实现IP的有效开发,“这是可以让行业更加健康的办法。”

  “唱衰IP”的声音甚嚣尘上,这也导致如今网文IP的成交越来越理智,这并非坏事,那些投机取巧的运营方,在未来很难再利用信息不对称运作IP,而与此同时,好的IP内容将有更多机会浮出水面。

  那么对于网文IP的态度回归理性后,在未来,IP运营又将会走向何方?“逐渐走向一个正常的产业,总之,纯版权经纪的生意会越来越少。”环玥对骨朵说道,对未来IP产业的发展,她报以乐观的态度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更多»

搞笑图片

奔驰宝马游戏-《红楼梦》里众 奔驰宝马游戏-《红楼梦》里众 中秋节段子有哪些?中秋节笑 中秋节段子有哪些?中秋节笑 《十万个冷笑话手游》中秋活 《十万个冷笑话手游》中秋活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美国华人移民取英文名常不按 美国华人移民取英文名常不按 古代“冷笑话”漫画版 网友赞 古代“冷笑话”漫画版 网友赞 文汐《小明的冷笑话之校花攻 文汐《小明的冷笑话之校花攻 Angelababy的冷笑话主角都叫小明 Angelababy的冷笑话主角都叫小明